Posted on

横剑当胸,略退两步,与秋菊背贴着背,封住了圈子。
红脸汉子正玩得有兴,忽听卢起凤喝声“住”,他便双臂后收,捧着铁管奔上厅来。
红衣女子不再答话,双手掣开绣鸾刀,抖两圈刀花,直朝施耐庵裹将上来。
红衣女子答非所问,指着施耐庵腰间的湛卢剑又问:“那么,你带着这柄剑是作什么的?”
红衣女子道:“真的要听。”
红衣女子忽觉得狂风陡起,一股窒人巨力直逼胸臆,双刀拿捏不住,眼看就要被那股大力攫走,接着一只巨爪劈胸抓来!
红衣女子哭声愈来愈响,竟自闹得众人鼻子都酸了。
红衣女子连连点头,抹一把泪眼答道:“好大叔,慢说一句话,便是一箩一仓话,俺都答应!”
红衣女子脸上挂满泪珠,眼里却分明露出笑意,她一把攥住时不济的衣袖,一叠连声地叫道:“好大叔、亲大叔,快告诉俺,爷爷他们现在何处?”
红衣女子收刀问道:“又来罗唣,你说说,还要订个什么章程?”
红衣女子双目含怒,忽地又抽出双刀,冷不丁架在施耐庵颈上,喝道:“想不到你这书呆子,竟然如此塌了俺姊妹俩的面皮,再不讲出来,俺便宰了你!”
红衣女子双眼早已滴下泪来,她一把挽起披散在肩头的长发,绣鸾刀倏地一抖,竟然切向咽喉,口中叫道:“爷爷、奶奶、大姨、小侄!是俺坑了你们,俺、俺、俺这就随你们来了!”
红衣女子闻言大怒,俏脸气得通红,仿佛被人迎面唾了一口唾沫,不觉叫道:“兀那书呆子,休要卖乖逞能,再不出剑,俺便要乱刀剁过来了!”
红衣女子呜咽答道:“时家大叔,俺丢了爷爷奶奶,俺不想活了!”
红衣女子吓了一跳,双肩一耸,扬起泪眼模糊的脸庞,期期艾艾地问道:“时家大叔,你真、真的晓得,俺的爷爷奶奶们的下落?”
红衣女子笑道:“你这呆子真真可笑,传授棋艺,俺怎会笑话?”
红衣女子悻悻说道,“恕不远送!”
红衣女子燕衔梅听了,立时收泪,抽抽咽咽地问道:“好爹爹,俺倒不是怕打怕罚,俺是觉着让大爷、奶奶、大姨、小侄辈受了委屈,心里对不住他们。俺、俺没脸再见他们。”时不济正要劝解,只听吕俊插口道:“哼,没脸见人事小,俺吴大叔那一番克敌妙计,全毁在你这野妮子手里,岂只是爷爷、奶奶、大姨、小侄辈怨你,只怕所有江湖义士都要骂你!”
红衣女子扬颔斥道:“什么泼天大的怪招!说不得也要说!
红衣女子一步上前,抓住施耐庵的袍袖,拽住他便要前行,一头嚷道:“好一个陈蔡绝粮的孔圣人,既然文武两道都赢了俺姊妹俩,该你有好口福!走,俺家厨下正熬着热腾腾腊八粥,俺与你盛三大碗去!”
红衣女子一见,不觉嗤嗤一笑:“这书呆子出剑竟然如此拙劣!只道他这一剑是什么精妙绝技,哪知竟是如此平易普通!这时,一直站任阶砌上冷眼旁观的那位白衣白裙女子早已看出胜败,不觉脱口叫道:“相公下手休要忒毒!”就在那红衣女子左手刀贴上剑刃,右手刀堪堪便要劈到施耐庵身躯之际,她猛地觉着左手那股“嗖嗖”寒风堪堪袭到颈脖,森森霜刃已触及肌肤之际,那柄剑忽地收势上挑,削下了她发际那枝赤金打就的红梅花。红衣女子只吓得心房“怦怦”乱跳,一踊身跃出了圈子。
红衣女子亦道:“俺那些大爷、大姨们又不是绵羊,元兵要赶他们走,不会一点声响都不弄出来的!”
红衣女子又羞又气,忸怩不语。
红衣女子站了起来,对郭云、吕俊、施耐庵三人道:“施相公,郭师兄、吕师兄,俺结拜义父乃是人伦大事,相烦三位作个见证!”
吼声未毕,施耐庵禁不住“扑哧”一笑。
后面的几名元兵一时回不过神来,勒马环视。周围,是静谧的秋山,眼前,是阳关大道,数十年的铁壁清剿,这京杭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