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地压的盒子。
两个人在机场搭上出租车,直接到了酒店。
两个人在一起,冬子深感方便,但他这么细心在意,时间一长,冬子就感到有些疲惫不堪。
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好的话题,喝了会儿,冬子觉得身体有些晃,不知是高空薄雾滑过时带给她的错觉,还是她自己确实已经有些醉醉的。
两个虽没有发生肉体关系,但从某种意义上讲却是最亲热的。是他给做完手术处于痛苦中的冬子以关怀和理解。他年纪轻,冬子跟他交往有压力,但反过来说他有轻松的一面。
两个月前,母亲突然问她想不想结婚,说对方挺不错,名门大学毕业,现在在商社做事。冬子考虑了一番,回绝了。
两年的空白令冬子激情宛如潮涌,缠绵仿佛浪翻,她放纵自己,听任自己向一个无边无际的世界飘落。
两年光阴的风化,在某种程度上说十分迅速,但在某种意义上说又十分缓慢。
两年前,怀了贵志的孩子那次,上这张床时双腿打颤,站了好大功夫,心想与其受这份罪,还不如一死了之。那次手术,拼命要萎缩似的下肢被固定在架子上进行,冬子一直泪流满面。
两年前,是贵志要她去那里的。怀孕后,冬子亦很困惑,不知该去哪里好,贵志定了去那里,说是医生朋友介绍的。
两年前的那个医生有些发福,边蓄了一圈短髭须,这次换了个年轻的医生,个头似乎不低。
两年前分手后,最后一次见贵志是帽店开张的时候。贵志送了花来,之后见了面。当时挤满了客人,没有时间他细谈,不过他还是那样友善,那样洒脱,带着建筑师特有的风度,只说了句“好好努力”。
两年前分手之际,冬子说,“今后就做一对朋友吧。”当时以为这样就可以彻底斩断男女之间的所有瓜葛。
两年前九月二十日的地方,写着“明治医务所”的字样,电话号码下边,还写着几个字“与K见面”。
两人乘扶梯下到地下一楼,进了一家叫作“普鲁捏”的酒吧。
两人都不会不快。而且贵志很成熟,决不会因为见此情景而醋意大发。如果见到了,就一起喝酒。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冬子胆气很壮。
两人都明白对方的心思,所以不必相互猜测,也没什么顾虑。只要不在乎因为女人这种非正常关系,反倒是更自在。
两人各持己见,互不相让,越说越激动,眼看要吵起来,冬子赶忙制止了她们。
两人回到房间,收拾好东西。
两人一起走到巴士候车室,乘上巴士进入停机坪。
两人在此下了车,走下阶梯。看到闪烁的霓虹招牌,冬子才想起这家店名叫“玛思卡尔多。”
两上晚上了,她到底去了哪里呢?
两天后,冬子出院了,时令正好是十月中旬。
量了量体温,三十度二。
临别时,那个男的讲留的有零钱,打开包一看,里面有四个五百元票和百元硬币。
临别时,男的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临近年尾,或许他忙的不可开交。不过,想到当时是那样分手的,她心里多少有些不安。
临走时,母亲凑过来在她耳边问:“这一向身体怎么样?”
另外,将此次手术向医疗事故委员会提出投诉可能也是一个影响因素。
另外,那天晚上带来的震撼一直萦绕不去。
另外也还有一个原因,冬子害怕清醒。抬起头,下了床,马上便被拉回现实世界。清醒的一瞬间,刚才自己做过的事便如暴露在阳光之下一般。
留意细看,你会发现款款不同。不管是T恤还是牛仔服,件件都体现了年轻人的创意和匠心。每个模特的脸上都有领导潮流,舍我其谁这样的自信和气概。
六本木可以说是贵志的老巢。自从开设了自己的公司,十多年来,贵志一直来六本木、赤坂一带喝酒,所以熟门熟路。
楼下的大厅刚才还有音乐声传来,现在一片寂静。
落日如同一个红色的火球,映照着代代木的丛林,然后逐步逐步地沉落在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